ArticleVideo

「神經誌」製作日誌

Vol.1 Nathan x 愛在什麼地方都有

「神經誌」的其中一位製作人-Nathan程振興,我們在這個小小卻超強的studio完成了專輯中好幾首編曲和吉他的錄製。懷念那些專注的日子。


Vol. 2 谷粟 x 不散的筵席

專輯中跟谷粟合作的兩首歌,一個是木吉他的「一口」,一個是這首電吉他的「不散的筵席」,他用了那支1969年的Fender Mustang, 當他彈出第一個副歌的部分,好聽到讓我忍不住講了“被滴掉的字眼”,他的演奏讓這首歌更生動更有力量。與谷老師的合作,真的是受益匪淺,難忘的好時光。


VOL. 3 The Girl In Red

Ashlee是the girl in red, 也是我生活中的the girl. 我們一起創作、錄音和製作了這張專輯。
這段影像記錄的是我們那幾年中平常的一天:準備錄製「愛在什麼地方都有」的和聲之前的試音工作。
和聲是這張專輯中特別重要的一部分,在很多歌曲中,我們把和聲的聲部寫成實際上的主旋律,跟我的聲部用對話的形式來講這些故事。
有她同我一起生活和工作,我很幸福,很感恩。


VOL.4 消失的胖吉他手

Nathan在專輯中投入了許多許多技能和感情,幾年前我也在他的婚禮上演唱了【永恆的主題】,因為,那就是寫給他和他太太的婚禮祝福。
跟自己的好兄弟一起做音樂,真是特別幸福的事情。
專輯中的【Simon】也是我們一起製作的,Nathan除了編曲、編弦樂、搭吉他,甚至親自上陣彈了Bass。
在製作這張專輯的過程中,我們也見證了他活生生變成了一個越來越健康的標準帥哥。


Vol. 5 Eight Hours

時常推翻自己,因為全神貫注做進去有時候需要跳脫出來審視一下:“這還是不是一開始想要的那種感覺?”
雖然這樣的時刻真的很沮喪、難過,但不將就,才有機會真的靠近理想的狀態。


Vol. 6 北京與索菲亞的交響

在專輯內頁,我寫了這樣一句話:“感謝科技與這個時代,讓全世界文化的連結高效、便捷,才讓這張專輯的誕生有了可能。”
透過網路遠程的合作,這在從前的製作中應該是要大費周章才能做到的事情,網路極大地擴大了更多地球人合作範圍的半徑,我們接觸到的文藝作品中有越來越多的東西方的合作。這張專輯就是一個很充分的體現。
受到新加坡的音樂大師Terence Teo老師的指點,也多得Andrew朱敬然老師的介紹,我找到了保加利亞的指揮家Nikolo Kotzev先生和錄音工程師Plamen Penchev,他們安排了這次與Sofia Session Orchestra的合作。
這個過程中,我學習到很多,也是很過癮的經歷。
這集的錄影是我們錄音時的一段側拍,這段弦樂,我自己特別喜歡,很多朋友也來信跟我說覺得很感動。編寫這段弦樂的是在之前的日誌中出現很多次的Nathan程振興,他跟Nikolo有一些共同點,比如他們都有很紮實的音樂功底,但同時也是非常奔放的搖滾吉他手,跟這兩位藝術家這樣子的合作,才會讓弦樂與搖滾樂迸發出如此的火花。然後這首歌的弦樂部分也得到了胡静成老師的大力幫助。
在所有的這些夥伴的努力和籌備之下,我們得以成功地完成了這次北京與索菲亞之間的遠程製作。


Vol. 7 最後的過帶

整張專輯的混音工程,是由趙靖在他的Big J Studio完成的,我們在那段時間通了很多信,也面對面做了很多次的調整,但我們對想要的聲音有很清楚的共識,所以其實整個工程進行得蠻順利的(許是我自我感覺。。。)
喜歡他那的咖啡,喜歡在那的工作氛圍,一段好時光。


Vol. 8 不散的筵席

拍「不散的筵席」封面的時候,原計劃是我凝視魚缸中父親的照片,但真拍的時候,對我卻意外的困難。
攝影棚裡一直播放著這歌作為工作背景音樂,我突然意識到,其實從他走之後,我一直不太有機會真的哭出來,不知道怎麼說…
反而那天那個時候,我似乎跟他可以安靜的坐在那好好感受一下彼此,雖然我們其實已經身處不同的介質中了。
於是眼淚就一直止不住,給工作中的大家添了麻煩,自己也著急,但是坐在那望著他,眼淚就是會這樣落下來,平靜了幾次也無法繼續。
我們最後決定帶潛水眼鏡來拍,試圖去他的世界感知他。我的眼淚和呼吸,讓潛水鏡蒙了層霧氣,但我感覺離他更近了…
要感謝我的企劃夥伴Jeff跟我們一起討論這些創意和用心,攝影師竹子、妝髮造型師蛋蛋,設計師禹頡,他們用視覺呈現了這些無言的感情,我特別感激。


Vol. 9 在這星球某個地方

整張專輯的人聲錄音,都是在David哥的偉大文化錄音室完成的,這是我工作過很久的地方,當時也住得非常非常近,每天踩滑板就去了,我喜歡在非常熟悉的環境錄音,才能安心,才能專心。特別感謝David哥給我的這個莫大的幫助!
Ashlee是我的製作人,這麼多年,我們兩個互相監製、錄製,討論唱法、編輯軌道、爭吵擁抱、又哭又笑…現在偶爾再去這間studio當時那些時光還是歷歷在目。
很多人覺得做一張專輯會很辛苦,其實辛苦不是一個可以用來說明做專輯心情的詞,因為做專輯其實是生活,喜怒哀樂都在裡面。它不是平淡如水的日子,太多情緒在裡面,所以那些日子很難忘,很深刻。
我知道,這些情緒都會記錄在我們的這張專輯中。
這也是「神經誌」對我的意義。


Vol. 10 新的開始

從2017年6月9日拿到了「神經誌」的母帶,到現在,用參加GMA29當天的一些隨行錄影來做這個系列日誌的結尾。
我會繼續創作更多的音樂、跟大家分享更多不同的故事。
謝謝。

Leave a Reply